<address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/dfn></address>
<sub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dfn></sub>

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mark id="xzbx9"></mark></var></sub>

    <thead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/var></thead>
    <form id="xzbx9"><th id="xzbx9"></th></form>
      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xzbx9"></address><sub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output id="xzbx9"></output></dfn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zbx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/var></sub>
            這里說的老浴室是至今還在燒地膛鍋的浴室,高郵城區人民路的華興池、中山路的四德泉、南門大街的明星、北門大街的三星池、草巷口的玉堂池等。
            城里一般上了點年歲的都喜歡泡老浴室,尤其冬天,老街坊會在午飯后帶上一杯濃茶和洗漱用具,慢悠悠地走進老浴室,開始“水包皮”的享受。用他們的話說,老浴室水溫均衡且暖和,這和現在新浴室燒鍋爐不一樣,業內行家稱老浴室地膛鍋燒出的池水是“熟水”。即使剛開門營業,入頭道涼池即有暖意,進入大池后,更覺暖意融融。無論坐在哪塊池石上,溫度都差不多,養人。池石一般選用中等漢白玉石材,據說有養膚功能。鍋爐燒的大池水由于是急火加溫,池水的溫度時常會出現上熱下冷,有時會燙得人不敢下腳,保溫程度也不如地膛鍋。老浴室的地膛鍋因其建筑工藝要求高,能攬此活的人不多。老建筑田文華搞老浴室地膛鍋在城區幾乎獨一無二,夏季城區老浴室定期維修,都等老田,只有他玩得起來,玩得好。老浴室的老板說,老田手藝絕對,他修的地膛鍋,煙道通暢,一點都不打蠻,拽呢。老田師從原建筑公司的勞動模范陳步高,陳老的磚雕堪稱一絕,用現在的話說,工匠級的。老田謙虛地說,我砌的地膛鍋頂多像個糞桶,我師傅弄的就漂亮得多,像個水瓶膽,不僅好看,保溫更好。老田今年已七十有二,時常說,再過幾年,他這種老手藝不得人接班了。言談之中,不免有點失落。對喜好燙腳的那些澡客,老浴室的頭池是他們的最愛。在木制的柵欄上,有一到兩處小方孔,供放入毛巾。經驗豐富的老澡客,會在放下毛巾后,左右、上下輕晃幾個來回,待毛巾完全浸濕后提起,對準腳丫,來回抽動,燙得嘴歪歪的,卻是滿臉享受狀。早些年老浴室搓背的、修腳的大多師出有名,名氣稍大一點的,得排隊等候。搓背看似一個力氣活,實則有很多技巧,不僅表現在搓背的前后順序,重要的是輕重有度、柔韌有法,尤其用毛巾干擦時,更顯功夫。好的搓背工搓得讓你閉目養神,末了,還幫你捏捏關節,舒筋活血,一陣愜意。修腳是刀上功夫,是門精細活,行話叫“先錛后修”,所謂錛,是先用寬刀削平腳趾老皮及腳指甲周邊的贅物,而后用小刀輕刮,刮得你快活似神仙,卻沒有半點疼痛感。修腳的大忌是“見紅”,好的修腳技師刀法嫻熟自如,游刃有余,絕不會讓澡客的腳上出現一絲血印。早些年老浴室修腳較有名氣的有時氏兄弟、三星池浴室的老宋等。老浴室跑堂的表面看是份粗活,但做得好并做到位絕非一日之功,僅就供澡客浴后干身的熱毛巾,就有一定技術含量,俗稱“打個囊子”或“來個把子”。老浴室的熱毛巾囊子和現在的浴室提供的干身毛巾有著本質區別。早些年老浴室的熱毛巾囊子都是人工操作,不僅擰得到位,而且溫度掌控得極佳。跑堂的見澡客由池子出來到堂口,立即上前打個“馬步囊”,浴客和跑堂的均呈馬步狀站立,跑堂的雙手持熱氣騰騰的毛巾,一手由頭而下,一手由前而后,左右開弓,循環一個來回,程序完畢,大功告成。遇上老熟人或重要的澡客,跑堂的會來一個“裹身囊”,所謂“裹身囊”,就是用熱毛巾幫澡客從頭擦到腳后跟,絕不疏漏一處,直擦得澡客身上干爽無比。老浴室提供的茶水服務,一般是用陶瓷茶壺泡茶,有經驗的跑堂的,一只手能同時拿著四只茶壺,分別送到澡客的位置上。老跑堂的還有一個絕活,是將折疊好的毛巾隨手一扔,就準確無誤地掛在堂口的舊電線上。遇上心情好,他們還會用食指頂起一面濕毛巾,像二輪轉演員一樣將毛巾轉得眼花繚亂,一邊轉,一邊還會來一句,“大吊車,真厲害,輕輕地一抓就起來。哈哈!”
            老浴室的池水聚水汽,堂口聚人氣,時間一到點,一些老澡客便接踵而來,老張、老李一聲招呼,整個堂口都聽得一清二楚。更衣入池,赤裸相見,一下子就沒有了距離感。老浴室一般都是上了一定年歲的澡客,浴池里聊的大都是陳芝麻爛谷子那些事。我一次聽到較生動的對話,是老甲問老乙多大了,老乙回答:88。老甲對老乙說:高壽。老乙則說:還小呢。老甲說:不錯了,100分的卷子,你都考88了,到良好以上了。老浴室的堂口實則上就是一個大通鋪,一般有二三十個位置,也是市井文化的集散地,所涉話題,古往今來,天南海北,話匣子一開,你一句,我一句,你撂過來,他扔過去,一點也不會冷場。堂口的水蒸氣和老澡客吞吐的煙氣相互交織,云山霧繞。過去老浴室堂口還有提籃小賣的,一個小竹籃,蓋上一塊碎花藍布,里邊放幾份紙包的五香花生米、葵花籽等,不用吆喝,需要的澡客自然便招呼來一份。老浴堂有相當一部分是“包澡”的,即每月一次性付澡資,比正常購買優惠,來與不來,來多來少,就固定這個價。逢年過節,洗澡是件大事,得排隊。高峰期時,兩個人共用一個座位。那時女浴室更少,女同胞過節洗到澡、洗好澡真的不容易。伴隨社會經濟發展,老浴室還開設了簡易的雅室。雅室的“澡籌子”和堂口的“澡籌子”用顏色區分,跑堂的眼睛一瞟就知道。再后來華興池和三星池嘗試搞了“沖浪浴”,中市口向陽浴室還開設了最初的“桑拿”。
            當下,城區桑拿浴室已合理布局,隨處可見浴城,就浴條件今非昔比。現在幾乎每家每戶都有了淋浴房、暖風扇,隨時隨地洗把澡,真乃“隨心所浴”。即便如此,老浴室依然風景獨好,尤以冬季為甚。存在即合理,老浴室承載了更多的世俗人情、世相百態,像一壺窖藏老酒,地道。
            燒地膛鍋的浴室
      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