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/dfn></address>
<sub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dfn></sub>

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mark id="xzbx9"></mark></var></sub>

    <thead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/var></thead>
    <form id="xzbx9"><th id="xzbx9"></th></form>
      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xzbx9"></address><sub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zbx9"><dfn id="xzbx9"><output id="xzbx9"></output></dfn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ins id="xzbx9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zbx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ub id="xzbx9"><var id="xzbx9"></var></sub>
            廣西的學弟興沖沖地告訴我,約了幾個車友,一起報名了高郵湖環湖騎行賽!五月中的周末,預計周六一大早就趕過來。說完跟我比劃著,說是想吃淮揚菜里那什么早茶。五月中回家招待不得,趕緊準備一份攻略,希望老友們參賽之余,吃好玩好。
            早茶么,淮揚特色。吃包子,也是老輩人的聚餐首選。揚州到處是包子鋪,但總覺得很難有高郵的包子大。一籠端上來,熱氣騰騰,滿滿當當。以前作興吃“紅燈籠”,起大早去,還要排隊搶位。近來作興去“張記”,環境雅致得多,但服務員兇得很,本地人習慣了沒有服務,只怕會嚇著外地人。
            早茶里點得較多的,當屬五丁包、菜包、加筍肉餃、五仁燒賣。千層油糕,微甜,不膩。叫一碗燙干絲,一人叉上一筷子,大煮干絲算老幾?
            至于隨外界改良出來的蟹黃包、小籠湯包,倒也不必在高郵吃。
            早茶吃包子,算傳統,舊俗了。年輕人喜歡吃煎餅。大江南北有的是煎餅,尤其是東北雜糧煎餅,簡直遍地開花。但雜糧煎餅在高郵卻很罕見。雜糧煎餅粗獷,本地煎餅細俏。大概是本地的雞蛋煎餅足夠美味,外地煎餅相形見絀,很難有市場。
            煎餅首推“周老五”,在老中醫院對面。原先是門口的攤兒,如今有了門面。“周老五”一般上午十點多才打烊,對賴床晚起的朋友很是友好。
            這個周老五煎餅,我吃了不下十年。幾年前的還不是這個小周老五,從他師傅開始,就把這塊牌子做得風生水起了。老周老五其他都好,唯一壞處,就是每逢法定節假日,必給自己放假。這一來,就苦了在外讀書的孩子了。五一放假回家,老周老五不出攤。十一七天假,他也要足足休滿七天。后來,老周老五回老家了,聽說兒女結婚,回老家開飯館去了。這里的攤子傳給了小周老五。
            小周老五倒是兢兢業業。除了過年七天,其他節假日出攤不誤。
            “老板,雙面蛋!加油條熱狗里脊肉!”
            “油條賣光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那就脆皮熱狗里脊肉!”
            “蔥香菜辣啊要啊?”
            “辣不要,其他都要!”
            要是熟客老客,不用你說,要蔥不要香菜,要香菜不要辣,老板記得清清楚楚。
            早茶一吃,文游臺盂城驛消消食,就可以吃午飯了。大飯店不如地道的蒼蠅館子。近年來在老家吃的少,兼又疫情耽誤,想來想去,只敢說起兩個印象深刻的老字號。
            一是“俞師傅”。在蝶園路上,開了很多年。他家招牌是炒長魚、獅子頭、漿皮黑米飯。當然來了高郵不可不吃熏燒,什么鹽水鵝、蒲包肉,冷盤記得安排上。再來一個汪豆腐——一個別處不大有的本地家常菜,趁熱盛上一碗,著實好吃。
            二是“里下河”。喜愛湖鮮水鮮的,可以去里下河飯店。清蒸桂魚,紅燒草魚,炒螺螄,黑魚湯。“里下河”位置隱蔽,外來人難找,文游中路農林大廈對面的巷子里,不知道路就張嘴問問本地人。這家晚上幾乎找不到空位,得提前預定才能吃上。老板也是個講究人,對食材要求極高,春夏收鴨蛋腌制,過了季節的蛋一概不收。夏末初秋,過了季節的咸鴨蛋不進也不賣。
            酒足飯飽,去京杭大運河河堤上轉轉,從二橋下來的木棧道,可以一直走到鎮國寺塔。去島上走一遭,看看水,看看樹。晴日里,最好在二橋的帆影跟前,看一場夕陽。
            想跑遠一點的,清水潭看草木,淥洋湖看濕地,珠湖小鎮看油菜花。
            看完了回中市口,老人武部邊的陳小五餛飩鋪子也開張了,就看這屋里屋外坐著的站著的食客,也知道這餛飩得有多火爆。近年來,陳小五餛飩還開了網店,支持順豐全國包郵,餛飩、佐料分裝包好,隔日便到。煮好餛飩,開水沖出一碗神仙湯,分分鐘嘗到家鄉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當然,好吃的還不止這些,南海的二子燒餅、北海的大陳里脊肉、中市口的田甜香酥雞……胃口有限,見識有限,不一一列舉了。
            近年來,家鄉一直在打造郵文化、古鎮文化、生態旅游。想來,外邊世界有外邊世界的光彩。游客出行一趟,總要挑鼎鼎有名的。逛商場看燈紅酒綠,自然首選南京西路十里洋場。要圖驚險刺激,過山車海盜船,有的是迪士尼方特常州恐龍園。農家樂只消就近,上海人去崇明島,杭州人去龍井九溪。雞籠村舍,釣魚喂雞,吃柴火飯,稍稍感受下林下之思,犯不著坐高鐵。高郵無山,風景不比丘陵山靈水秀,名勝不比六朝古都祠堂巷陌。為了王氏紀念館特地來郵一遭的,畢竟是稀客。
            沒出息如我,以為在高郵最打緊的一件事,還是吃。
            為了吃,大有人直飛重慶,直奔解放碑的火鍋,磁器口反而是次要的。或者飛往長沙,茶顏悅色或者街頭臭豆腐搞起,橘子洲頭、漢墓馬王堆連同辛追奶奶,反而都是順帶的事情。路過了,看一看,累了倦了,不看也罷。窮家富路,一日三餐當然不能將就了。就兩三頓、三四頓,打開大眾點評,打開馬蜂窩知乎攜程旅行,頓頓精挑細選,都得吃地道的、口碑好的、有當地特色的。
            在吃上邊,高郵無疑底氣十足。咱好吃,不僅好吃,還是淮揚菜第一好吃。
            不是我吹,這是葉兆言的原話。葉老師在南京生活了大半輩子,卻說“南京人不如揚州人會吃,揚州人不如高郵人會吃”。你看從揚州來出公差的職員,硬是餓著肚子坐上半小時車,到高郵先找家面店,吃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陽春面。
            寫這份攻略時,我一邊在大眾點評上,刷著來高郵的游客們留下的點評。看到有食客點評“我算是悟出了,高郵菜的精髓是黑胡椒,不管炒軟兜還是餛飩,鮮香、嗆度剛剛好”,不禁會心一笑。看到“出了文游臺,天色已晚,路兩旁沒有吃的”,竟一陣心疼。這時候,吃貨的使命感和責任感油然而生!你說高郵多好吃的一座城,怎么能有人沒吃飽、沒吃好、沒吃撐就出高郵呢?高郵吃貨們光顧著自己吃,不輸出,也未免太失責了。
            希望高郵的店家,能把大眾點評等各個媒體上的地址、電話補補整齊,讓客人能找到,把菜譜、照片拍拍好,方便外地人點菜。好酒好菜,不能藏著掖著。
            希望熱情好客的高郵孩子,能夠把高郵好吃的好玩的點評起來,讓高郵的美食,被更多人看見,讓四方食客慕名來吃,順道借著高郵的水土草木,消消食。這里下河的魚米之鄉,土地肥不肥沃,看流了油的鴨蛋就知道。水多不多,看京杭大運河和高郵湖就知道。文不文藝,讀汪曾祺的散文小說就知道。近年汪曾祺的書又印了很多,《大淖記事》《人間草木》《四方食事》……你看,汪老這高郵人,還不是三句離不開吃!
            希望來高郵的你,餓著肚子來,吃到扶墻走。
            餓著肚子來 吃到扶墻走
      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青山网